一年讀經計畫上路
線上收聽聖經,您是否已經把聖經給看完了呢?
只要您每天上【阿村的家】收聽,必有大收穫,每天收聽
【每日聽聖經】每天只要花一點時間
就可以一年內聽完整個新舊約聖經
請到上方目錄中選擇【每日聽聖經】

中文聖經版本比較

中文聖經版本比較

作者:lk

版權來是「信望愛資訊中心」
http://www.fhl.net/copyright/copyright.htm


前言
作『約拿書』解經研究,課程規定以中希英版本(原文:希伯來文)為主,以『和合本』、『思高本』、『現代中文譯本』、『呂振中譯本』為輔。另外,因個人興趣之故便另參考『文理本』、『聖經新譯本』(天道書樓出版),便發現字句之間有一些出入,而譯本之所以有不同處,在於譯者不同的神學立場、文學造詣、宗派背景,但我個人卻十分驚嘆聖徒在主裡的合一,因為各個譯本間雖有不同特色,卻不影響『福音』宗旨的正確表達。


第一章 歷史簡介
最早的聖經譯本,從景教遺物考可確信第七世紀時新約已譯成中文。可惜這些譯本並未流傳下來,之後到了十九世紀天主教才有完全的中文聖經譯本。 1822 年所出版的聖經為在印度由馬士曼博士與拉沙所合譯的,同時第一位來華耶穌教傳教士馬禮遜到廣州也從事同樣的工作 1823 年出版。這兩本聖經是為能應付當時的需要所生,而不久之後,在中國的西方傳教士增多,便認為馬禮遜譯本需修訂重譯,於是組成四人小組開始工作。成員有:Medhurst, Gutzlaff, Bridgeman, J. R. Morrison 等人。 1837 年於印尼出版,定名為『新遺詔書』,後來十至十二年中,基督教會都以這冊為主要的聖經譯本。

1842 年中英戰爭後, 在香港英美兩國傳教機構再組成 12 人委員會重譯聖經,於 1854 年譯成出版,名為『代表譯本』或稱『委辦本』,其中有中國學者王韜先生幫助,故文筆上比前面的譯本進步,但原文內容上,則參雜中國哲學,而不合基督教義。

1890 年在上海開傳教士大會討論聖經和合譯本時, 成立三個委員會,分別擔任:深文理、淺文理、國語(白話文)三個聖經翻譯,當時口號是:「聖經唯一,譯本則三」( One Bible in Three Versions ), 而以 1885 年出版的 RevisedVersion( 即 R.V.) 作為和合譯本的根據。深文理譯本對原文忠實,而文筆亦流暢,但發行後不能適合實際的需要。 淺文理譯本是楊格非牧師( Griffith John ),他重視表達原文真相, 不逐字翻譯,以公認經文 (Textus Receptus) 為譯本,不過沒有翻完全本聖經。而另外有施約瑟主教( Samuel L. Schereschewsky ),他的方式是先譯成國語,再以國語譯成淺文理。

當時因為出現的中文譯本聖經版本太多,所以後來我們中國教會領袖以及外國宣教士聯合修訂譯本,於 1919 年出版,稱之為『國語和合譯本』,就是現今教會多所採用的和合本。

在之後, 亦有一些中國信徒嘗試翻譯工作, 1936 年朱寶惠的新約全書譯本。1933 年王宣忱的新約全書譯本。呂振中牧師的譯本前後花費三十多年,1946 年的出版的版本以英國牛津大學蘇德爾所編之希臘文( Alexander Souter's Text )本為根據,於 1952 年完成新約修訂版, 以 Wurtemberg Stuttgart,聖經會印行的聶斯黎( D.Eberbard Nestle )底本第十七版為依歸。1970 年完成全本聖經修訂版,香港大學於 1972 年贈予文學博士學位。另外還有天主教的『思高譯本』,於1968年出版。

七十年代有更多中文譯本出爐。 香港天道書樓於 1974 年出版『當代福音』、1979 年出版『當代聖經』。 『現代中文譯本』於 1979 年出版, 以 TEV,NEB, JB, RSV 為其藍本。 香港中國聖經新譯委員會的『新譯本』、亞洲歸主協會的『當代喜訊』、聖經公會發動的『和合譯本修訂本』等等。



第二章 特色分析
以下就『和合本』、『思高本』、『現代中文譯本』、『呂振中譯本』為討論範圍:

一、和合譯本

其翻譯原則為:

譯文需為白話,為凡識字的人所能瞭解。
譯文需為普通的語言,不用本地土話及方言。
文體必須易解,但也必須清麗可誦。
譯文需與原文切合。
難解之處,應竭盡所能,直接譯出,不可僅譯大意。
然而白話文不是陷於俚俗,就是陷於土語,或陷於文字含糊,所以翻譯工作費了27 年的工夫。 而這譯本出版成為中國白話文運動的先鋒,以白話文取代文言文在文學上的優美樹立了一個新的楷模。它達到『信』、『雅』兩原則高度結合。

二、思高譯本


其翻譯原則為:
先照原文翻譯,再參考古譯本,有些也採取考據家意見,以修補瑪索辣原文。
用淺白語體,適合普羅大眾用。
聖經中專有名詞,一律音譯;而舊譯專有名詞則沿用。
一些學科名詞,則按最新之辭典與專書。
關於聖經學範疇,則以建立正確純正中文語調的術語。
經文後加聖經註解,以發揚大公教之解經原則,重點放在道理的啟示和聖經背景兩方面。

語文:法律部份要嚴肅簡要,史書要變化生動,箴言要敏銳精闢,詩歌書要柔和熱烈,誄文要憂鬱悽愴,頌讚要莊重神聖,訓誨要侃侃詳談;諄諄善誘。

議法:保存閃族語的風格,根據上下文小心探索每個字。就『信雅達』三標準評估,以『信』為主,『達』為次,『雅』不如前二者重要。
三、現代中文譯本

其翻譯原則為:

意義相符、效果相等,勝於重視形式相符。
脈絡意義一致勝於詞句一致。
口語形式勝於書寫形式。
適合中學程度人士用語。
採用普遍的國語。
譯文必須讓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同樣能懂。
四、呂振中譯本其翻譯原則為:

以直譯為主,一詞一字一點都注意。
不避免非中國式語法,將新約時代原文的真意義,予以選擇介紹,使讀者如置身於兩千年前的猶大社會中。
保存原文結構,不增不減、不趨易、不避難,務使語氣連貫,輕重得體。


第三章 結論與建議
宗教改革的重要因素是『回到原文』。因為語文會因應時代,而有所演變,所以回歸原文,我們才能把握聖經當時的中心意義。然後關於這個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,我們再站在原文真義上,重新譯定新的譯本,以滿足時人的需要。簡略分析各譯本的特色,對於教會事工的建議如下:


在福音預工方面:
嘗試去接近排斥基督教的人,則針對其程度,採用不同譯本。就四大譯本的不同特色因應不同人士。甚至有偏好外語學習者,可以採用英文譯本等等。

在佈道領人歸主方面:
建議採用『現代中文譯本』,因為其翻譯原則為:適合中學程度人士用語,所以普羅大眾皆懂。另外,其譯文讓基督徒與非基督徒都同樣能懂,加上其重於整體思想脈絡一致,這樣對福音訊息傳遞完整,有所助益,且不會造成見樹不見林的問題。

初信造就方面:
亦建議採用『現代中文譯本』,因為其翻譯原則為:適合中學程度人士用語所以普羅大眾皆懂。並且其重於整體思想脈絡一致,這樣對福音訊息傳遞完整,有所助益。對初信者「速讀」聖經是很大的利器。

牧養信徒方面:
關於查經聚會以『和合本』、『思高本』、『現代中文譯本』、『呂振中譯本』為教材皆可。但以『和合本』最為佳,因為查經聚會講員可多作解釋,所以『和合本』雖用語較古老,但經解釋之後,多能瞭解。然『現代中文譯本』因重視整體思想脈絡表達,多加上譯者個人的解釋,故易偏離原文。『呂振中譯本』其譯筆有自由派傾向,所以要慎用。而『思高譯本』加註聖經註解,對讀者很方便,但是其立場是天主教神學,所以可能跟基督教有一些觀念出入。而用於主日崇拜時,『現代中文譯本』不失為一本好用的譯本。

美好團契生活方面:
則視團契組成成員結構為依據。如青少年團契當然是用『現代中文譯本』,其他譯本的文字對現代的國中高中生頗為困難,而社青團契則視成員程度。而若團契成員多為懂白話字的台灣人,其實用台語版聖經亦佳,或是客語人士居多,亦可用新出來的客語版白話字聖經。另外,關於其他兩譯本『呂振中譯本』、天主教的『思高譯本』於國內的基督教書房取得也不容易,所以基督教會仍多採用『和合本』、『現代中文譯本』兩本。

第四章 範例
一、約拿書3:3

[原文]:約拿就起來而去到尼尼微,按雅威的話。而尼尼微是大城於神,三日的路程。
[和合]:約拿便照耶和華的話起來,往尼尼微去。這尼尼微是極大的城,有三日的路程。→少翻譯『於神』,將『於神』+『大城』=『極大的城』

[思高]:約納便依從上主的話,起身去了尼尼微。尼尼微在天主前是一座大城,需要三天的行程。→忠於原文

[呂] :約拿便起來,照永恆主的話往尼尼微去。這尼尼微是個極大的城,要走三天、(才走得完)。→少翻譯『於神』,將『於神』+『大城』=『極大的城』,(才走得完)是屬於譯經者的解釋,但有用括弧提醒讀者此處非原文所有。

[現代]:約拿服從上主的命令,就往尼尼微去。那是一座大城,需要三天的時間才走得完。→少翻譯『於神』,『才走得完』是屬於譯經者的解釋。
二、約拿書3:4

[原文]:約拿就開始以進入城一日的旅程,他就宣告而說:再四十天尼尼微就被傾覆。

[和合]:約拿進城走了一日,宣告說:「再等四十天,尼尼微必傾覆了。」→加 『必』這字,似乎在語氣上更強調尼尼微被傾覆;少『開始』一字。

[思高]:約納開始進城,行了一天的路程,宣佈說:還有四十天,尼尼微就要毀滅了。→忠於原文

[呂] :約拿便進城;走著一天的行程,直宣告說:『再過四十天,尼尼微就覆滅了。』→忠於原文

[現代]:約拿進城;走了一天的路程,他就宣佈:『再過四十天,尼尼微城就要



標籤: 專欄文章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52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