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讀經計畫上路
線上收聽聖經,您是否已經把聖經給看完了呢?
只要您每天上【阿村的家】收聽,必有大收穫,每天收聽
【每日聽聖經】每天只要花一點時間
就可以一年內聽完整個新舊約聖經
請到上方目錄中選擇【每日聽聖經】

关于合一


* 关于合一 *    刘志雄博士讲道笔录


  说在前面的话感谢神!祂不但晓谕列祖,并且在这末了的世代,借着祂的儿子,向我们启示祂的旨意,直到今日还怜悯、恩待我们。藉着不同的器皿,藉着不同的机会,藉着兄弟姊妹的交通,对我们说话。为着这一位不断向我们说话的主,我们要敬拜、感谢祂!

  
但是,我们人有一个很大的难处,就是常常喜欢把神用来施恩给我们的器皿,当做我们的敬拜,当做我们的爱戴,当做我们的高举,甚至当做我们的帮助,以至于我们的眼目被吸引而不知不觉的跟随。以色列的百姓,当年在旷野发怨言,有蛇在他们中间噬咬的时候,神叫摩西造了一条铜蛇,凡看见它的人,就得医治。那是一幅极美的图画,因为那幅图画告诉我们,救恩的故事是什么。那条看起来象蛇,用它来预表原是没有罪却成为罪的形状的主,被挂在十字架上,当世人仰望他、信靠他的时候,就得蒙拯救。但是那个器皿,那条铜蛇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,用完就可以丢了。但是很遗憾,以色列的百姓却不肯丢,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觉得很宝贵,它曾经带来过很多祝福,以致于百姓因此陷在罪里得罪了神。

  在教会的历史中,神兴起了数不清的器皿,给神的子民带下祝福,带下恩典,照样,用完了就可以丢了。但是我们却常常不舍得,常常看重这些器皿,高举这些器皿,以致于得罪了神。我实实在在地盼望神赐下这个恩典,就是无论神用了什么器皿,带来什么样的恩典,什么样的祝福,过去了,就让他过去吧!昨天,弟兄领我们唱的那首诗歌,“永远举起耶稣,只有耶稣他是一切。”但愿在我们每个跟随主的人的心目中,能清清楚楚地知道:只有主,永远只有主,没有别人。

  不知道这儿的弟兄姊妹谈恋爱的经验多不多,我们那儿的年轻人可多了,你怎么知道一个人在谈恋爱呢?怎么知道他(她)爱上了一个人呢?那就是在他(她)的眼中只有一个人,没有别人。假如他(她)的眼睛,这个也看,那个也看,你一定知道他没有爱。一个真正有爱的人,他就只看到一个人。多么盼望主能把这个恩典加给我们这一群属于他的童女身上,使我们的眼睛完全离开世界,单单仰望亲爱的主,只有他夺了我们的心,夺了我们的爱,我们的双眼再也没有其它。过去了的,就让他悄悄地过去吧!

  今天,盼望在主面前一起来思想、学习关于“合一”的功课。

读经:请读圣经《以弗所书》四章1至16节:

  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:既然蒙召,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,凡事谦虚、温柔、忍耐、用爱心互相宽容,用和平彼此联络,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。身体只有一个,圣灵只有一个,正如你们蒙召,同有一个指望。一主,一信,一洗,一神,就是众人的父,超乎众人之上,贯乎众人之中,也住在众人之内。我们各人蒙恩,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。所以经上说:“他升上高天的时候,掳掠了仇敌,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。(既说升上,岂不是先降在地下吗?那降下的,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。)他所赐的,有使徒,有先知,有传福音的,有牧师和教师,为要成全圣徒,各尽其职,建立基督的身体,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,认识神的儿子,得以长大成人,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,使我们不再做小孩子,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,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,飘来飘去,就随从各样的异端,惟用爱心说诚实话,凡事长进,连于元首基督,全身都靠他联络的合式,百节各按各职,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,便叫身体渐渐增长,在爱中建立自己。

祷告:

  主啊!我们要敬拜感谢你啊!因为每一个早晨都是新鲜的,你的恩惠怜悯也是新鲜的。亲爱的主!当我们早晨一同来到你脚前的时候,要把敬拜、感谢、爱戴都归给你,因为你是配得的,因为你用那永远的爱,爱上了我们,因为你不嫌弃我们,在我们身上还有盼望,因为你还肯盯着看我们,因为你在我们身上还要凿磨,要做成你所要做的。主啊!我们实在要敬拜你,实在要感谢你。多少时候,我们自已对自己都失望了,但你对我们不失望。多少时候我们要放弃了,但是主你却不放弃我们!实在感谢你啊,主!因为我们知道,不是靠着我们自己能够走这条路,全是你的恩典,也全是你的恩赐,因为你把一切的丰富都放在你儿子耶稣基督里给了我们。我们敬拜你,我们谢谢你,主啊!但愿我们这些蒙了大恩的人,这些同蒙天召的弟兄姊妹们,能够体贴你的心肠。但愿今天早晨把你的话向我们解开,当一同来到你面前的时候,就求你特别的帮助,让我们对你的真理,有多一点的学习和认识。我们等候你,因为凡等候你的必不致羞愧。谢谢你!再次把你无用的器皿交在你的手上,如果看着合适,你就用吧,用完就扔了,让我们忘记这些器皿。但是让我们永远记得这位爱我们的主,永远记得你,永远爱着你,永远看着你,因为只有你!一切都在你的里面,谢谢你。我们这样的祷告,感谢,全是靠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,阿们!

讲道:

  在分享这一段经文之前,想先跟弟兄姊妹稍微讲一下,在教会传统里面的一些对“合一”的错误的观念。

  翻开教会的历史,前三百多年里,门徒多受苦难,常遭逼迫。他们在那个年代所受的凌辱,比我们今天所遭受的,不知道大了多少倍。

  早期教会,基督徒被抓住,没什么好说的,把他们带到该撒的像前,问:“你是拜耶稣呢?还是拜该撒?”如果坚持敬拜耶稣,那他们就商量用什么样的天下人间最惨酷的方法来处置,如果嫌麻烦就砍头或钉十字架,如果闲得无聊,就说:“这样子吧,刚好弄了几只狮子来,这些畜牲几天没吃东西了,把他们带到竞技场去。”许多人坐在看台上,大呼小叫,兴灾乐祸地看着凶恶的狮子扑捉追逐着软弱的信徒,然后一个个被狮子活活地撕碎吞吃掉,场地上血肉横飞惨不忍睹,令人毛骨悚然!如果白天这个看够了(因为抓了很多基督徒,再说狮子吃饱了也就不吃了。)等到晚上再搞个好玩的事儿,怎么玩呢?就是将基督徒绑起来,捆在一个木头上,把油从头上浇下来,然后威逼他们:“你们还敢信吗?再信就点火把!”无数信徒就这样活活给烧坏了!那个年代基督徒中间很多人都是犹太人,因为在耶路撒冷,他们亲眼看见过这位复活的主,看见主的坟墓空了、看到门徒改变了、看到主亲自的显现,他们甘愿效法我们的主,用生命来为主作见证!

  主真爱中国人。因为全世界我所看过的人中间,主把中国人造的最象犹太人,所以我们最能够理解其中的真理。我们读《圣经》,比那些“洋人”--外国人,当然也是我们的弟兄姊妹,我有个很深的感觉,我们真的比他们读圣经容易读得懂。为什么容易读得懂呢?因为《圣经》的文化就是我们的文化,《圣经》里的那个想法,那种思维方式,那种家庭的观念,很多的理念以及生活习惯,都是跟我们非常接近。犹太人的家庭传统非常的强烈,在当时的情况下,如果有人信了耶稣,有权有势的犹太人会觉得你大逆不道,违背了他们祖宗的信仰。有一些人信了耶稣,他家里的人就会毫不留情地把他赶出来,因为犹太人是围绕着家族来生活的,被从家里赶出来之后,会立刻落入孤立无援之地,什么都没有了。没有了朋友、没有了家人、没有住的地方、甚至无法生存,光景相当的可怜。

  但是很希奇,在诸般的逼迫,血腥的镇压之下,神的道反而越传越开。不到三百年的时间,福音传遍了整个的罗马帝国!甚至皇帝下令给地方官员要他们对付基督徒,这些官员都不知道该怎样执行才好。罗马历史上记载有一个关于奏折的事,就是有位地方官员,因为皇帝命令要他好好镇压基督徒,没办法他只好写了一个奏折给皇帝:“你的命令收到了,但我实在为难,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为什么呢?他写道:“第一因为人太多,你要我都杀光,真要照办,可就没有人了!第二,你要我严关严管,我实在没法子了,我手下的人,甚至连管理监狱的人都变成基督徒了!第三,更麻烦是,在我管辖的地盘上,所有老老实实干活的都是基督徒,你叫我把这些好人都搞掉,我岂不成了光杆儿司令,怎能再干下去,所以我只有告老还乡了。”从这短短的一封信上,可以充分了解到当时的基督徒,他们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,却能为主做出许许多多美好的见证!

  如果有机会到罗马,至今你还能看到那个年代的信徒曾经聚会的地方。他们在地道里,在下水道里,在罗马城郊的坟墓里,躲在那些隐蔽破败的地方聚会。虽然环境冰冷幽暗却心里火热,从未停止过!一到时间,老的、小的,男男女女,领着的抱着的都来了。啊!主就是这么奇妙,他能够在极其恐怖,铁血统治下,施行这么大的恩典。

  想当年,不知道有多少位罗马皇帝曾经夸下海口,说我“五年之内”、“十年之内”要消灭所有信耶稣的,但很希奇,三百年以后,信耶稣的却消灭了罗马帝国!若不是已成为历史,罗马铁腕统治时代的人若不作证,谁能相信呢?被杀的胜过了杀人者!因为在300年后,连罗马皇帝自己都信了,极大的逼迫变成了极大的复兴。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坏了,就仍旧是一粒,若是坏了,就结出许多的子粒来。

  等到罗马皇帝信了主以后,可不得了。请问:皇帝信了耶稣,基督徒开心不开心?当然开心了!我们许多的基督徒经常为国家祷告,为国家领导人祷告,因为这是圣经里面的教训,要为世上掌权的祷告么。可是事于愿违,当这位皇帝信了主以后,他大发热心,可想帮耶稣的忙了。他想,今天我信主了,当然盼望全国上下都信主,怎么办呢?他说:“你们以前不是到处躲着聚会吗?现在不用了,各地各方由政府拨地,拨钱盖教堂。”接到命令后,全国上下大兴土木,到处盖教堂,从这时起,大家不用躲躲闪闪的,而是可以公开的聚会敬拜啦!基督徒那时候心里可美了,天天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,有这么好的事!

  但是没有人知道,这些事情并不合乎神的心意。为什么这么好的事情不合乎神的心意呢?因为一个一个大教堂盖起来,一下来了这么多人一起聚会,怎么办?要不要管理?既然要管那么谁来管?怎么管呢?这时候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。因为有好多人跟风而上,自己找来几个人说:“我们也搞个教堂,”甚至有人站起来振臂高呼毛遂自荐:“我也可以传道!”“我也会讲圣经!”随之很多异端邪说也风涌而起。在遭受大逼迫的时候,这些都没有,大家唯恐避之不及,哪有不知死活顶风而上,起来争着做领袖的?!

  许多弟兄姊妹都听过老一辈在文革期间的见证。在那腥风血雨的艰难岁月里,他们只能偷偷摸摸的藏着聚会,并且要不断地变换地点,随时更改时间,以防不测。尽管这样,那些在教会里有负担做事奉的弟兄姊妹在聚会时,都要预备个小包袱,包里放两件衣服。如果公安来了(因为常被迫害也都脸熟了),随之就被带走了。其他弟兄姊妹只能强忍着泪水眼巴巴望着亲爱的肢体却不能说话,个个心如刀绞痛断肝肠,只有回家仆倒在主的脚前,恒切地祷告。在那个年代,谁要做这个头?没人敢做的。

  但是如今年头不同了,连皇帝也信耶稣了,皇帝是真喜欢帮忙,也非常有“爱心”,哪天他高兴了,下令给所有信耶稣的发两套衣服。那些不信的听说有这事儿,也赶紧跑去教堂,你说信,我就信,管它真的假的,有便宜占不拿白不拿。

  皇帝要提拔官员了,他问的第一句话就是“你信耶稣了没有?”不用说众人都争先恐后地喊道:“信了!”“我信了!”那好,受洗了没有?“受洗了!”众口一词,“在哪一个教堂?”“在某某某教堂。”到后来更讲究了,皇帝又加问:“你在教堂有什么服事?”这一问不要紧,大家都要想办法在教堂里弄个一官半职的。在遭受大逼迫的年代,教会里没有上下之分,都是肢体,都是弟兄姊妹。这下可好,刚开始时还有点谦卑,搞个代表吧,可是加入教会的人与日俱增,这一层一层的东西就出来了。分门别类,各立山头,纷纷杂杂,乱得一塌糊涂!很多人趁乱自封传道者,有些“口才”不错的人读了几天《圣经》,就信口开河四处乱讲,讲了就有人糊里糊涂没头没脑的滥跟,就是那些信的人多数也没有好好的信,还有很多根本就没有重生得救的。

  所以那时的教会从外表看起来轰轰烈烈,其实骨子里面藏污纳垢偏离正道,你讲一套我讲一套,各搞各的,而且以往在家里聚会时有没有讲道的人没关系的,其实《圣经》里的聚会常常没有讲道的人,讲道是特别聚会。平常聚会是敬拜、赞美、祷告、分享,不一定非要讲道的不可。主若给哪一位弟兄,哪一位姊妹有亮光,有学习,能够与我们讲道分享主的恩典,我们感谢、赞美神!没有就没有,可以唱诗歌,可以祷告嘛,彼此交通分享见证,一样可以把主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恩典交通出来,把感谢和赞美献给神!所以早期教会没有讲不讲道这方面的拦阻。有人讲,就讲,没有人讲,照样聚会敬拜神,开心的很。

  可是等到礼拜堂搞起来了,几百人,几千人,几万人,大家坐在那里就要听道了。不但要听道,还要听好道。所以那个时候,谁的礼拜堂大,谁的笑话讲得好,叫大家笑的开心、舒服,听得过瘾,谁就人多势众。听道者的品味越来越高,为了应付需要,怎么办呢?“神学教育”就不得了了,神学班一家一家比着开。其实,培养人也非常麻烦,因为观念不同,有人有这个看法,有人有那样看法,慢慢的派系就显露出来了,排斥异己,唯我独尊,偷羊抢羊什么事都出来了。

  皇帝一看搞成这个样子,不免心惊肉跳,惶惶不可终日,本想帮帮神的忙,没成想,忙没帮上却乱成一锅粥了。这下他紧张了,如果任其下去,势必要造乱!这时全国上下分成一派一派的无以数计,各派之中一层一层的组织得法,一旦有风吹草动造起反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皇帝越想越害怕,怎么办呢?他琢磨来琢磨去,对!只有“统一”起来,在我的统一指挥之下政权才能稳固,于是喊出了“合一”的口号。

  “都不要争、不要斗、也不要吵了,从今以后不能随便高兴聚会就聚会,一定要有系统、有统一的安排。需盖新礼拜堂,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手续,同意后才准建新的,不能想盖就盖,更不能象以前的家庭聚会想聚就聚,不行!全部都要严格管理,什么都要统一指挥!”

  所有信徒在信仰上要有一个共同的信条,不但要反复的学习而且一定要背过:“我们相信这个……,我们相信那个……。”为什么叫你背这些东西呢?为要对付异端!你讲的跟我们讲的必须一样才可以,如果不一样的话,那你可小心了!

  到后来愈演愈烈,教会的权利也越来越大,直到出现宗教裁判所的时候,不得了啦!那时不管谁,只要跟“裁判所”所谓的“合一”教会相信的不一样,那就肯定完了没救了,一旦被逮到,吊死、砍头、淹死、什么酷刑都有,令人发指。一时搞的风声鹤唳,人心惶惶,全国上下怨声载道,狼烟四起,暗无天日,成为教会最黑暗的时期!从表面看起来好象“合一”了,因为所有人信的都一样、看的都一样、唱的都一样,什么异端啦、极端啦、早已烟消云散了,谁敢搞异端,就拿谁以身弑法,那个时候,也没有什么独立的教会,所有的教会都不独立,都在这个统一的大系统之下。上面最大的是教皇,教皇下面有红衣主教,红衣主教下面有主教,一直排到每一个教堂都有一个坐堂的,叫他牧师也好,叫他主教也好,不管叫什么名字,反正里面要有负责的,他下面再设长老、执事等等,最后才是普通的弟兄姊妹,一个金子塔的模式就这样出现了。

  所以从那时起直到现在,许许多多人一直认为的“合一”是什么呢?他们认为“合一”就是大家聚在一起,在一个系统里面,不管做什么事,都是一个步骤,一个口径,一个动作,他们以为这就叫“合一。”今天的天主教,每次跟我们谈到这个事情的时候,他们最感到骄傲的一点就是:你们是分裂的,而我们是“合一”的。因为他们认为应该就是教皇说:“你们要相信这……,”所有天主教徒都要齐声说:“我们相信这个……,”教皇说要这么干,所有的人也必须说我们要这么干!这就是许多人认为的所谓“合一”。但是,如果从圣经的观点来看这件事情就会明白,这不叫“合一”,这叫“统一”、“划一”、“合一”却是这样。

  《圣经》所启示的“合一”,不是外面用人的方法,人的意思,加以组织而形成的教条和规矩。《圣经》里面所启示的“合一”是很宝贵的,刚才所读的《以弗所书》,至少要我们看到两种“合一”,第一种叫做生命中的“合一”。这个生命中的“合一”就是《以弗所书》四章4节所讲的“身体只有一个,圣灵只有一个,正如你们蒙召,同有一个指望。”“身体、圣灵、指望”,身体与指望也都跟圣灵有关系,身体是圣灵所做成的,每个肢体在圣灵里进入一个身体。我们之所以有身体,是因为圣灵把我们摆在基督的身体里,这叫作圣灵的洗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13节那里告诉我们:“都从一位圣灵受洗,成了一个身体。”因我们进入了一个身体,所以能够相溶成为一体。我们有一个指望,是圣灵给的指望,圣灵让我们看见,那真是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指望。圣灵藉着《圣经》向我们启示,我们的指望太大了。有的时候,读圣经读到这些地方,我不得不坦诚地讲:“主耶稣啊,你不要这么好,请不要对我这么好,我都不好意思了,也担当不起啊!你让我到天堂去扫扫地,我就知足了!”但是,主在我们身上,所给的指望大的不得了!请好好看看《圣经》就会明白,就会懂得主要给我们的指望有多大:主要给我们做神的儿子的指望!何等奇异的恩典,令人不可思议!

  美国有一个很年轻的总统,后来不幸被人用枪打坏了,大家都知道此人是肯尼迪。在他在任期间,有件事情感动了很多人。(他虽然信主,可是没好好的信,所以后来他的私生活发生了问题。)那么什么事令人感动呢?原来他上任不久,发生了“古巴导弹事件”,几乎要跟苏联干上了,那可真是危若累卵,到箭在弦上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!所以这一天,肯尼迪跟国家的重要官员们,正在紧张的商讨这次重大危机。要知道,那个时候已经把所有常规武器、核武器全部拿出来了,如果苏联不把导弹从古巴撤走就要发动战争,若真打起来,今天的世界可能就不是这个样子了。大家讨论的焦头烂额,因为这不仅是“美古”两国的事,它关系到整个人类的安危!你想核武器对核武器,那可是从亘古至今从没有的事儿。所以有人问爱因斯坦:“你晓不晓得第三次世界大战会用什么武器打?”爱因斯坦回答说:“我不敢讲,因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打第三次世界大战,更不知道那个时候武器会进步到什么样子。但是,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会用棍子和石头打。”为什么用棍子和石头?因为经过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以后,人类的文明全部毁灭了,一切都没有了,人类只有从头开始。所以会议紧张的不得了,空气也好象凝固起来。

  突然“砰”地一声,会议厅的门被撞开了,警卫们跟在后面慌慌忙忙抓一个小男孩,原来这个男孩是总统的儿子。男孩说:“你们谁敢拦我!”趁着警卫一楞神的瞬间他冲进去,屋里都是美国最重要的官员和世界其它几个重要国家的领袖,大家正紧张得忙得不可开交。小孩子的突然闯入使气氛显得很特别,大家惊讶地问:“怎么回事?”这时候,肯尼迪总统站起来对所有的人讲:“对不起,这是我儿子,我儿子的事情比所有其他事都重要。”他把儿子叫过来问:“你告诉我,有什么事吗?”他的小儿子就爬到他身上说:“爸爸,我要告诉你,我很爱你!”然后抱着他爸爸的脖子亲了他爸爸一下,说:“再见!”就走了。

  啊!这是一幅好美好美的图画啊!因为它让我们想到了我们的主,让我们想到了自己的身份是什么?咱们是天父的儿子呀,你看这儿子的身份好不好!

  我们的父神,他有更重要的事,美国总统岂能与之相比?他管的事可多了。但是你晓不晓得,你跟我不管他有多重要的事,咱们可以随时到那里去:“谁敢拦我,我来看爸爸”,所有天使、天军都要让路。天下、全宇宙所有重要事情先摆在一旁,因为在爸爸的心目中,我们比什么都重要。然后爸爸可以把我们抱过来,让我们坐在他的腿上,问我们有什么事情,我们说:“爸爸,我爱你!”然后可以搂着他,亲他一下。啊!弟兄姊妹,除了他的儿子,谁有资格做这个事儿。不要说还要到他的总统办公室,恐怕连那个白宫的大门都进不去。

  如今,主耶稣基督的身体为我们裂开,圣殿里面至圣所的幔子,从上到下为我们裂开,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,让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到父的面前,你看这个指望好不好?感谢、赞美我们的主。这个真好。

  可是弟兄姊妹让我告诉你,还有更好的,你晓不晓得?《圣经》里面告诉我们说:我们要跟主一同做王!你能想得到吗?我是想不过来,也无法解释清楚。我们这么多人跟主一同做王,跟耶稣同掌王权何等荣耀啊!我们今天在地上,世人看我们如渣滓一般,但是有一天我们要在荣耀里面,却有多大的指望。这个指望大的不敢相信,不能明白,这个指望都是我们的,每一个属主的儿女都有这个指望。不但有这个指望,我还常常想一件事儿,主将来要娶我们,你们有没有想过?要做他的新娘子!想像不来啊!你知道什么叫做新娘子吗?做新娘子就是与主完全地联合。与主完全联合的意思是什么呢?就是主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!

  我们跟主打交道可上算了,主的全是我的,我反正什么都没有,所以我的全部都是主的,没关系的,你看上算不上算?!

  曾经在英国发生过一件真实的事情。

  英国有一位小王子,这个王子整天关在皇宫里,时间长了,他就对皇宫的生活腻烦了。有一天,他化装成老百姓,偷偷跑到皇宫外面去,准备好好玩玩儿。咋一出门,不管什么他都甚感希奇。他就到处玩、到处逛、到处看,玩啊,玩啊,他看见一个小叫花子,这个小叫花子是个女的。王子问她说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小叫花子就告诉他:“我本领大了,在全英国伦敦,我到处都吃的开。”那小叫花子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,以为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小男孩,年龄大概十七、八岁的样子。小叫花子带着他这走走那溜溜,把伦敦那些他从来没看过的地方都逛了一遍,可好玩了。她告诉他,用什么样的手段去骗,别人会施舍给你,什么地方可以去偷,什么地方可以睡。这样,她把她所有绝活都给这个王子看,包括怎样做扒手,到菜场去偷人家的东西不会被逮到,哎呀!你想想看,这个王子在皇宫里长大,哪里懂得这些事。因此给这个小叫花子带得可兴奋了。他觉得好玩,就不回家了,跟着小叫花子到处玩。

  两人在一起玩了一段时间,有一天,他发现他竟然爱上了这个小叫花子了。怎么办?他就悄悄回到皇宫里,找准时机,憋足了劲跟他爸爸讲:“爸爸,有个事告诉你。”他爸爸问:“什么事?”他说:“我看上了一个女孩子。”他爸爸说:“好啊!是哪一国的公主啊?”他说:“什么国的公主都不是。”爸爸又问:“那她是谁家的?是哪个伯爵或哪个贵族家的女儿呢?”他说:“也不是。”他爸爸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:“你不会告诉我,你要娶个平民百姓的女儿吧!”要知道,在英国是很讲究的,皇族、贵族的人是不能跟平民百姓有什么关系的,那是丢脸的事儿。他说:“也不是。”这下,他爸爸傻眼了:“那还有什么可能?所有可能性我都讲完了,连平民百姓都不是,那会是什么?”

  你要知道在英国平民百姓也是有身份的人,所谓有身份就是合法的公民,那叫花子却是非法的。如果用我们中国的国情来讲,叫花子就是盲流!没有身份,没有户口,叫黑户的那种。所以小王子的爸爸想来想去,实在想不出,就问:“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”他只好小心翼翼地说:“叫花子。”“什么?!”哎呀!这可把他爸爸气坏了,把他狠狠地责骂了一顿,交代侍卫将他关起来,哪儿也不准去!越不让出去,他心里越想小叫花子。忽然间想出了个主意,他跟侍卫说:“我要看我爷爷!”哪儿都不准去,看爷爷不能不准去,孙子看爷爷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,所以侍卫没办法,只好让他去了。要知道,孙子对爷爷都是极有办法的。我们中间如果有做爷爷的都懂,对儿子可以很凶,可是对孙子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你就得听他的啦,好象孙子是爷爷一样!所以这个小王子跟他爷爷没完没了的磨蹭,爷爷刚开始也是不高兴,但给小王子磨蹭到最后,爷爷拿他实在没办法,也就同情他,站在他这一边了。

  爷爷说:“就算我帮你,那你要告诉我,你准备怎么做呢?”他说:“当然是把她娶到皇宫里来了。”“先不要讲你爸爸同意不同意,那个我可以帮忙,但是我要问你一句话,你很爱她对不对?”小王子说:“对啊,我很爱她!”爷爷说:“那么,小叫花子爱你吗?”啊?!这下把这王子问愣了,“我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天,可从来没告诉过我爱她,再说我心里虽然爱着她,可是从来也不知道她爱不爱我?”爷爷说:“你现在如果要把她娶到皇宫来,假如她为了进皇宫而嫁给你,你想她是真爱你还是假爱你呢?”哎呀!王子一听沉不住气了:“对啊!我这么爱她,把她娶了回来,万一她不爱我,那我不苦坏了!”他急问:“爷爷,那怎么办?”爷爷说:“你真爱她吗?”“真的很爱她,越看不到她,越想她。”爷爷说:“我告诉你,你如果真爱她,你就去跟她一起做叫花子吧,当有一天,她真心爱上你以后,你再把她带回来。”

  弟兄姊妹,我们的主到地上来做人做什么?他是来做小叫花子的。他离开天上何等的荣华,何等的权柄,何等的荣耀,你以为他要得什么?弟兄姊妹,因为他爱我们,可他不知道我们爱不爱他。所以他说:我来做人,我来与你们同在,我来受尽人间一切羞辱、痛苦。我盼望能够得到一个新娘子,她会真心爱我。如果有一个新娘子真的爱我,我就把她娶回去。弟兄姊妹,这是何等的指望,我们这些小叫花子都不如的人,主要把我们娶回去,这是多大的盼望,只有圣灵开启我们的眼睛,我们才看得见这个指望的美丽。

  “一主、一信、一洗”,从这三方面讲到我们的主。“一主”,我们只有一个主,所有信耶稣的人,只有一个主,耶稣基督是我们的主,祂永远是我们的主。“一信”,我们只有一个信仰,我们的信仰是什么?不是很多的教条,不是很多的大道理。
我们的信仰非常的简单,就是我们要耶稣基督,就这么简单,所有其他都是次要的。只有我们有了耶稣基督才是最重要的,只要有了耶稣基督其它都好办。信主的人有永生,不信的人没有永生,就那么简单,千万不要再加上别的东西,我们的信仰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。

  神真公平啊!神说用“信”,只用这个“信”,简单的“一信”来解决问题!你是否想过,如果主说,必须搞清楚的人才可以得救,我们苦不苦?那公平不公平?肯定不公平,因为聪明的人肯定能搞清楚的多一点,那么我们笨的人岂不倒霉了?主也没有说行为好的人就可以得救,因为行为好,行为坏与人们生长的环境很有关系。一个在好家庭里长大的人,他的行为虽然好一些,但是不能得救,如果好家庭出来的人可以得救,坏家庭出生的就该死,那公平不公平?肯定不公平!我常常在想,想还有没有什么办法比这个“信”更公平的了?想来想去,实在想不出来。有钱的人捐点钱可以得救,公平不公平?不公平。所以除了“信”想不出来一个更公平的办法。“当信主耶稣,你和你的一家都必得救。”哎呀!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。有的弟兄姊妹问我:“《圣经》有的地方不是说要悔改信耶稣吗?”我说,你要讲的那个“悔改”跟我们讲的“悔改”不一样。我们今天对“悔改”的认识是什么?是对着某件罪、某件事情、认罪悔改的“悔改”。《圣经》所讲的悔改不是为了对付罪。信耶稣的悔改乃是心思的转变!什么叫做心思的转变?就是信耶稣。不信,你的心思是转不过来的。

  当耶稣被钉十字架上,陪着耶稣同钉十字架,其中的一个犯人责备另一个犯人,并肯求主得国降临的时候,求主记念他。主怎么说:“我实在告诉你,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!”

  弟兄姊妹,那个犯人得救了没有?他肯定得救了,因为他从心里接受了耶稣做自己的救主,心思有了彻底的转变,所以主都说话了。

  我有时想,假若神对我们每个人说,要把你的罪好好认清了才能得救,我就觉得很好,觉得很对。这样做是为了得救么,我甘心情愿,认罪有什么不好?!但主爱我们爱到一个地步,他要救我们,他说你什么都不用做,连罪都不用认,只要肯信,我就救你了!啊!令人难以置信!怎会有这么好的事?在这个万恶的世界上,到哪儿去找呢?但你仔细读《圣经》,读来读去神就是这么说的,就是这个样子!

  信了主以后就有了新的生命,这新生命可宝贝了,它能带我们在神面前认罪,他能督责我们拆毁里面的旧造。
人原有的老生命所认的罪是虚假的,真正认罪是从新生命出来的。当看到这个真理的时候,我十分希奇,主的大爱是何等浩大,祂爱我们真是令人无话可说。人死到临头,给他传福音:“信耶稣啊,快信吧!你认耶稣是你的救主吗?”他躺在那儿缓缓地点点头,嘴巴蠕动几下,连话都讲不出来,这样的人主仍然救他,因为我们的主是信实的!你看主的恩典大到什么地步,人生走到了最后一刻,他没有任何指望了,动都不能动,脑筋都不清楚了还认什么罪?弟兄姊妹,这个恩典真是叫做白白的恩典!这一点必须要认清楚。

  原来认罪悔改,在我们的传统信仰里,一直被许多人认为是得救的必要条件,认为只有认罪悔改了以后才能得救!其实这是一种错误信仰上的错误理解,这样教导的本身就极其危险。因为有人今天讲认罪加信耶稣可以得救,明天就会有人到处传认罪以后哭三天才能得救,后天就更会有人加上必须有好行为才能得救,这样一直加上去了,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就会离开圣经起初的真理!所以什么都不能加,就这么一“信”,主就救你了!实在太宝贵了!

  我好长一段时间在这件事上挣扎,我心里一直说:“主,不好这么容易。不可以对人家那么好!”弟兄姊妹,你们有没有过我这种经历?有的时候我感觉到主对人家太好了,心中不平,不服气。但是感谢主,我们的主他就是对我们每个人都那么好。

  但是我要强调的不是说认罪悔改不重要,你真的有生命以后,认罪悔改是一个过程,千万不要有罪不认啊,如果有罪不认,那将是多么可怕!请你去读一读《诗篇》就知道了,连“骨头都要枯干的”,真的!
所以圣灵什么时候光照我们,什么时候就认罪。认罪不是只在得救的时候做的事,认罪是一生不断的经历。有一次我去看一个弟兄,这个弟兄问我一句话,当时就把我给问傻了,他说:“弟兄,你上一次认罪悔改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你听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吗?我傻愣在那里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因为我们常常不注意,觉得自己已经认罪悔改过了,已经重生了。但是要晓的,每一次蒙光照我们就要认罪悔改,每一次蒙光照就要深刻省察自已!

  在一些刚刚接触救恩的人中,有一种人还没有得救,他也知道自己没得救。有一种人没有得救,他却不知道自己没有得救,还以为已经得救了。还有一种人,已经得救了,但他自己并不清楚,碰到弟兄姊妹他要问:“怎么知道得救不得救?不是到见主的面时,才晓得结果吗?”这是他已经得救了,自己却不知道,因为他没有看过《约翰一书》五章13节:“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,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。”凡信的人是可以知道的,但是有些人偏偏不知道,但是不知道不等于他没得救,因为只要“信”就一定得救了。还有一些是有福气的人,他得救了,也知道自己得救了,那是最幸福的。

  所以一主、一信、一洗,我们是同一个洗。“洗”是什么?洗是个人在主里面的见证,见证我们这个人与主同死、同葬、同复活,这叫受洗。并且见证我们今天已经出黑暗入光明,我们不再属于魔鬼的权势之下,我们成了神国度里面的人!

  一主、一信、一洗、一神,末了讲到“一神”。神只有一位,就是我们的父神,他告诉我们他是“众人的父”。“众人”这个“众”字,不是说许多的意思,乃是指所有的人,他是所有人的父亲!《旧约》有一句话说“神是万灵之父”,神是所有灵魂的父亲,是所有人的父亲,所以一个不信耶稣的人所犯的最大的罪,就是不认自已的爸爸。弟兄姐妹,假如今天你的儿子不好好念书,能不能骂他是个逆子?不可以,你怎么可以骂他是个逆子呢?他只是不好好念书罢了。假如你的孩子赚钱不太舍的给你花,能不能骂他是个逆子?只能说这个孩子不太孝顺。只有在他不认你这个老子的时候,才能骂他是逆子,对不对?!今天一个人在地上做好事做坏事,都还说的过去,但一个人不认他的生身之父,那就天理不容了!不认我们的天父这是最大的罪!

  祂是众人之父——祂是我们所有人的父亲;祂超乎众人之上——祂在所有人的上面。这句话真好,因为这里告诉我们:“
祂的意念非同我们的意念,祂的道路非同我们的道路”,祂在我们的上面,祂不知道比我们高了多少,祂实在是伟大,使人无法测度!当我们更多的认识这位神的时候,我们从心的深处敬拜祂,因为祂超乎万人之上。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人能跟祂相比美的,祂的意念高、祂的心思高、祂的爱高……祂什么都高。祂在所有之上,祂在一切之上,祂超乎一切,祂超过自然律。现在有的神学院要搞几种新神学,什么叫新神学呢?就是要把神放到自然律的下面,就是想通过人的办法叫神受科学的管制,他们哪里懂啊。我们的神是超乎万有之上的,是创始又成终的神!全宇宙一切都是祂造的,科学岂能管得了造物的主?!

  祂在万有之上,又贯乎众人之中,这是多么大的奥秘!我们这些人怎么能够成为一个身体?不止是神在我们里面,神又在我们的中间。这是何等奇妙的事。

  圣灵让我们看见“七个一”,这“七个一”是神作成的。
一个身体、一个圣灵、一个指望、一个主、一个信、一个洗、一位神,这“七个合一”叫做“生命中的合一”,每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都有这“七个一”。你跟我怎么才能够合一,就是我们这“七个”都“一”样,你里面的生命跟我里面的生命必然是相同的。你有一位圣灵我也有一位圣灵,我们是一个圣灵。你有一个指望我也有一个指望,我们是一个指望。你有一个身体我也有一个身体,我们有共同的身体。我有一个主你也有一个主。我有一个信你也有一个信。我有一个洗你也有一个洗。我有一个父神你也有一个父神,父神是我的父神,也是你的父神。我们在这七个方面都是共同的,就有了“合一”。  “合一”怎么得到呢?那是因为有了生命,只要有了生命就都有了,所以叫“生命中的合一”。生命中的合一是神已经做成的了,神给了每个基督徒,每一个重生的基督徒都有这七样东西。我们只要在这七个“一”的根基上就是“合一”的,完全合一。

  之所以弟兄姊妹之间可以彼此相爱,彼此相通,可以相互交流,就是因为我们有这七个一。若没有这七个一就不可能相通,没办法交通的。我不知道弟兄姊妹有没有这个感受,你信主一段时间之后,跟不信主的朋友就很难在一起讲话了。相互之间有了很难逾越的距离,他爱的东西你都不爱了。他有兴趣的东西你没有了,你有兴趣的给他讲了半天好象“鸭子在听雷”一样。什么叫“鸭子听雷”呢?就是完全听不懂,因为鸭子根本不知道雷是什么东西。

  这“七个一”是在主的生命里赐给我们的。基督徒在一起不管认识不认识,不管我们过去的背景,不管有没有各方面不同的情况,只要在一起就有这“七个一”。《以弗所书》第四章3节里很清楚的告诫我们要作一件非常重要的事,就是要我们
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”,“合而为一的心”是圣灵已经做成了这七个方面的合一,并且赐给了我们。那叫我们竭力保守是什么意思呢?试举一例,假如你走在大街上,口袋里只装了五分钱,虽然街上人潮如水熙来攘往,你会不会竭力保守你口袋里的五分钱?会不会?肯定不会的,掉了就掉了么,不就五分钱嘛!你决不会极其紧张、竭力费神地随时注意保护这五分钱的。但是今天假如给你十万块钱的现钞,放在你的兜里叫你在街上走或乘渡轮,那你的心里一定会十二万分警惕,这可得竭力保守了,若不抖起精神来,拿出浑身的解数,万一有个好歹,损失将无可挽回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这可是好多钱呀!弟兄姐妹看见没有,圣灵用“竭力”二字来提醒我们,叫我们怎样共同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!

  这个合而为一的心,神所赐七方面的“一”,是非常非常的宝贵的,你要珍惜它,要竭力保守它。可别把它搞坏了,弄丢了。我们今天许多人的难处就是不知道“合一”的宝贵,不知道“七个一”的宝贝,所以不在乎,不珍惜它。正因为我们没有想到“生命的合一”有多么重要。所以没有竭力的去保守,反而常常不经意的去破坏它。好象他的父不是我们的父,好象他的主不是我们的主,好象他的洗不是我们的洗!

  神在这里告诉我们要竭力的保守,是因为神已经把结果赐给我们了,因为神知道我们人不能够做出“合一”。今天很多人要想用自已的方法做出人工的合一,都不是合一,而是“统一”。生命中的合一所包括的七个层面都有了,都是圣灵所赐的,当你一得救的时候就有了,所以你要竭力的保守。竭力保守的办法,《圣经》告诉我们说:“
凡事谦虚、温柔、忍耐、用爱心互相宽容,用和平彼此联络。

  “谦虚”--我们平时对“谦虚”的认识很肤浅,认为“谦虚”就是我不行了,最好腰都弯下去,千万别挺着腰。我到过一个聚会的地方很特别,他们没有一个人是挺着腰走路的,因为挺着腰就会被人认为是骄傲的人,人人都弯腰低头,表示很“谦虚”。还有的人以为说自己:“不行呀!我不行啊!”这样叫人看着才显得很“谦虚”。其实,不一定呀,很多时候说“不行”时,我们却是骄傲的!骄傲是什么?骄傲就是注重自己。你一直在那里说:“我不行!我不行!”就是认为你自己很重要,你一直注意你行不行所以才知道你不行!真正的谦虚是不注重自己,不注意自己,完全定睛在耶稣的身上,决不定睛在自己的身上,这才是真正的谦虚。

  我们今天很多的谦卑是假谦卑,我不是讲别人,我在讲我自己。我常常做这种事,做完了以后心里被责备,也很难过,赶快认罪悔改。但是我这个人败坏的很,什么时候一看自己,那个骄傲就化装成谦卑的样子了,坏呀!真坏呀!我不知道弟兄姊妹有没有这种经历,我不想多讲了,你若有经历就会知道我在讲什么,你没有,我讲你也不懂,等有一天圣灵光照你时你就会知道的。

  有时候别以为自己表现的很谦卑,其实那个谦卑是假谦卑,很多是给人看的,假谦卑其实就是真骄傲。所以大卫弟兄说过一句话,他说“
骄傲是死的最慢的一种罪”,在我们身上最后一个死的罪就是骄傲!但是弟兄姊妹,要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,那么你切不可骄傲,因为一骄傲就会分裂,一骄傲就会破坏合一。当你一骄傲时就会说“我都懂了”、“我有这个看法”、“我的这个研究,我的这套神学思想,肯定对的!”“肯定对”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跟我不一样的都是错的!看啊!这个骄傲实在太坏了!   一个人在肉体里的骄傲已经够坏了,如果是属灵的骄傲那就更加令人不齿,属灵的骄傲比属肉体的骄傲还要可恶,千万要对付掉。要想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,一定要首先对付骄傲!不看自己,不以自己所有的为满足,也不认为自己所有的就一定对。主今天给我多少光照我只面对主,对主负责。主给我个人的光照我不好要求弟兄姊妹必须跟我完全一样,我要学会尊重别人有不同的看见。你若有这样的心就不会骄傲,不骄傲就不会出现分裂。

  今天多少教会闹分裂,我坦白告诉你,多数不是为了真理,都是为个人的意见,为了个人的骄傲。人们常常说教会有问题,信徒稀里糊涂,真理没有认识清楚。我敢说今天教会发生的问题主要是出在工人的身上!工人骄傲教会才会分裂,工人谦卑教会不会分裂。

  “温柔”--什么叫温柔?以前,我们认为温柔就象一团软泥巴一样没骨头、没能力、病瘫瘫的、好象一巴掌就会被打死。后来我去查字典,才认识到温柔究竟是什么。希腊字典告诉我们,温柔是一个很大的力量,却被控制住了叫做温柔。有一幅图画,拿它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。图画是一匹咆哮的野马,被一条缰绳牢牢地控制住了,这叫温柔。真正温柔不是我没有能力,不是我没有看法,不是我什么也不懂。温柔是我虽然有能力,虽然我可以攻击你,我可以跟你辩驳,我可以反击,可以做很多事,但我控制住自已不做,这叫温柔。

  弟兄姐妹你想,你打我,我用我的拳头打你的力量大呢?还是我控制住我拳头不去打你的力量大?!你骂我,我回头来骂你的力量大呢?还是我控制住舌头不骂你的力量大?!如此看来,温柔就是自己能管的住自己!今天多少的教会分裂就是因为有人管不住自己,一口气过不去,为了这口气,就要拼命争到底。我不知道看过多少悲剧的发生,起因都是不能控制自己,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、不能控制自己的舌头、不能控制自已的思维、不能控制桀骜不驯和狂跳不止的心!所以《圣经》要求我们“要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。”

  谦虚、温柔,还要“忍耐”。那么什么叫“忍耐”呢?以前,我们以为忍耐就是憋住气、咬紧牙、把冲到头顶的那股火拚命往下压!有一次,一个弟兄把我惹的毛起来,气的我真想好好的伸冤,但是自己是讲道的人,《圣经》总读了一点,《圣经》上说不要为自己伸冤,要听凭主怒,对不对?要爱你的仇敌,好象碳火加在他头上对不对?啊!那一天我竟在主面前说:“主啊!好吧,你叫我不伸冤我就不伸冤了,可是主啊,你千万别忘了他头上的'碳火'!”

  “忍耐”这个词在原文有两方面的意思,一方面是讲到长久受苦,不是受一下苦,而要长久受苦这才叫忍耐。第二方面的意思,忍耐是有盼望的等候。长久受苦已经很难了,“长久”不是一会儿、一时、一天、“长久”是没完没了的另一个注解。今天你惹我一下可以的,两下也能凑合,但你不能天天来,你常常来我就受不了了,可是真实的忍耐却是叫我们准备长久的受苦!所以你心里要做好了打算,准备一直苦下去,这才叫忍耐。第二方面还要有盼望,好象农夫在地里撒了种子以后,他要忍耐。但这个忍耐不是受苦的忍耐,这个忍耐是有盼望的忍耐。今天有一些弟兄姐妹跟我们之间有些疙疙瘩瘩,第一我们不肯长久受苦,第二我们对他一点盼望都没有,我们不认为这种人还会悔改。所以圣灵赏赐的合一非得真正学会忍耐不可,要真正的学会长久的受苦,并且在痛苦中有喜乐的盼望,这就是竭力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!你不能一碰到跟你意见不合的人就蹦起来,没有一点儿忍耐,因为没有忍耐,合一马上就毁了!

  我曾有一个小小的经历,在讲之前希望跟弟兄姊妹说明白,我的经历,很少有得胜的。因为我觉的得胜没有什么好讲的,你们一定更多。为什么要讲失败的经历给大家听呢?因为我深深觉得,主常常的使用这些失败的经历对我们说话,教导我们一些新的功课。

  有一次,我带了一群年轻人到某个地方举行一次特别的聚会,结果到了约定地点,正巧有另一帮年轻人也在那里聚会。所以我们两个不同的教会只能使用同一栋房子,我们住楼下他们住楼上。

  楼上这一批弟兄姐妹有西班牙人、有黑人、有韩国人、还有什么人我搞不清楚,但当一看到这帮弟兄姐妹我的头就大了,不说别的,单讲他们的头发就怪的很,我不是说颜色怪,而是那个样子怪!有的头发直起来,有的男的留着个小辫,有的留两个辫子,一条染成紫色,另一条染成红色……。这些人不要说爱他们,我看了直犯恶心,真想上去把他们的头给揪下来,叫他们这帮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!但是,他们必竟是弟兄姐妹,你不能揪他的头啊!

 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了,我们都躺下在那看《圣经》,他们还在楼上打鼓啊、弹琴啊、跳舞啊、唱诗啊,蹦啊、讲啊、笑啊……,我们捂着耳朵,头都要给炸掉了,越不想听,声音越大!我开始学忍耐功课了:“主啊!求你给我忍耐的功夫,不发脾气,不要去骂他们,让我好好学忍耐的功课,我也为他们祷告,主啊!你怜悯他们,你爱他们,你帮助他们……。”祷告啊祷告,奇怪,怎么越祷告里面的气越大,越祷告里面越烦燥,一看表,乖乖,十二点半了!这算怎么回事儿,搞什么搞!二话没说,把门一开就冲上楼去,那伙年轻人看到一个老头儿气哼哼地跑上来,就抬头看看我问:“有什么事?”我说:“你们晓得不晓得现在几点钟了?我们明天早上五点半要起来守辰更的,你们在这蹦啊、跳啊、吵啊、闹啊叫我们怎么睡觉?”“哎呀,对不起,对不起,我们敬拜的忘记时间了。”他们把我送下楼,回到房间里,心想这下好了,骂完他们,应该识相了,没有事了吧。

  我刚刚躺下去,上面又开始了!哎呀,这下我可更难受了,可是就在那时侯,很奇妙,圣灵在里面有了光照:“不让你睡觉,你就气成这样子?你还怎么给人讲要忍耐,要长久受苦呀,这才两个半钟头你受不了了!讲道时你口若悬河,但是在生活中却活不出来!”哎呀!我说我的主啊!圣灵又说:“你对他们没有盼望,你看他们不顺眼,可别搞错了,他们同样都是我的宝贝呀,每个都是我的宝血重价买回来的!”主啊!我的主啊!我不敢看他们不顺眼,不能看他们不顺眼,看他们不顺眼也犯罪?哎呀!你说我苦不苦!圣灵在心里继续对我说话:“你若再这个样儿,将来在天上让你们住隔壁,你永永远远和他住在一起。”啊!主耶稣啊!求你赦免我吧,求你饶恕我吧!……很奇妙,等我认罪以后,他们照样蹦啊跳啊,照样在唱诗敬拜,可是我的心里却很平安、很平静,谁说不受苦?受苦的,怎么不受苦?但是,长久受苦里面虽然有“苦”,却没有痛!你不要以为有苦就一定很痛,有时候虽然有“苦”却不“痛”,不但如此还对他们满有盼望!我说主啊,这些年轻人虽然那个怪样子我看不顺眼,但他们敬拜你、感谢你,我相信你是喜欢的,盼望他们在敬拜中能更多的被你摸着,也更多的讨你欢喜。他们一直搞到早上四点半,第二天他们可以睡到中午。我早晨五点半照样起床辰更,可是很奇怪,虽然睡眠很少我却不觉的累。

  保守合一要忍耐,用爱心互相宽容。心中有了爱,宽容别人是很容易的。可是,为什么有人对着别人一点点错误,或者是教训中的错误,或者是行为中的错误,就感到不理解,就立刻受不了,马上表现出一副替天行道的样子,好象不出来说两句话,不亲自处理处理,教会就会完了。弟兄姐妹,我们真这么有分量?真这么有本领?教会完不完就看我们这个人吗?是否未免太夜郎自大了吧?!主说的清清楚楚,我要建造我的教会,在这磐石上,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!既然这样,你怕什么?多少时候说是为了真理,其实情形不是这样,是因为没有爱心,不能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,并且用和平彼此联络。

  “和平”就是“平安”,原文是一个字。要里面有平安,彼此常联络,我读了这句话实在不明白,我说:“主啊,我不喜欢跟那些我不同意见的人联络,他不来找我我也不会去找他。”亲爱的弟兄姊妹,你要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,就要站在平安的里面,与我们的弟兄姊妹交通。我们不是想说服他们,而是要他们明白,我们都在爱他们,时刻挂念着他们,常常为他们祷告。这就叫做用和平彼此联络,竭力的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。

  这一章的《圣经》不但告诉我们生命中的合一,还有另外的合一,就是“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与一,认识神的儿子,得以长大成人,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。”其中还说到另外一种意义,这个在真道上的合一,神没赐给我们,真道上的合一需要我们共同的追求才能慢慢长大,共同的经历才能渐渐达到。属灵身量长大的人必然可以在真道上合一。一个人属灵的身量越高的时候,他在真道上跟别人不合一的地方就越少。一个越属肉体的人如果多念了一点书,神学上多读了一些文章,还真麻烦!为什么呢?因为他可以找出千百样跟人家在真道上不合一的地方,他要跟你辩论,甚至不管什么小事都跟你抬杠,他说:“不一定是这样!”“我看这本书是怎么怎么说的,”你可苦了。

  弟兄姊妹,你们这里靠海,我没有机会到海边去走走看看,我去过别的海边,海边上做了一道一道的防波堤,退潮的时候看的很清楚,一道、两道、三道、四道、分门别类看的清清楚楚。什么时候防波堤看不见了?涨满潮水的时候,潮水一长上来这些统统不见了。如果今天我们的属灵身量象个低潮一样的时候,你看到的都是分门别类,可以找出许许多多不一样的地方。但是当我们努力追求,竭力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,在合一里面我们藉着交通,藉着学习,藉着代祷,藉着相爱,身量在一天一天成长的时候,原来很多不一样的东西都给变成了合一,在真道上我们会越来越有共同的认识。

  但是,我们必须承认一件事,只要我们活在肉身的里面,活在时间和空间的里面,我们对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认识永远是有限的。所以我们对着真道的认识,一定会跟其他人对真道的认识或多或少有一定差距。此时请你不要盲目断言,那么有把握的指责别人是异端,或是极端。只要跟我不一样,就肯定有问题,请不要那么有把握!只要我们的根基都是建立在基督身上,他很可能象我们一样的爱主,甚至比我们还爱主,可能读圣经比我们更下工夫,很可能的,虽然他的看见在某些方面就是跟我们不一样。那你也不必要要求别人跟我们所看见的完全都一样。

  
弟兄姊妹,你要认识一件事,因为我们今天活在时间和空间的里面,我们所看东西只能从一个角度从一个方向去看,它的方式方法决定了我们的有限性,我们好象是活在二度平面空间的一个生物一样,因此在二度空间里,就永远不能体会三度空间是怎么回事,为何?因为有一些东西在二度空间看起来完全矛盾,到了三度空间时就一点都不矛盾了。我给你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,我的手表往这里一放,假如是在二度空间来观察的话,会怎么看呢?请你往这儿看,这是一道线对不对?这里有一个圆圈,这里有一个小方块。总之,在二度空间所看到的手表是三个东西,一条线,一个圆圈,一个小框框,而且彼此中间完全没有关系的。因为在二度空间看不见完整的真实情况,所以活在二度空间他们就会为此争吵,吵坏了。这个讲“表”是一条线,那个讲“表”是圆圆的,还有一个讲“表”是方方的:“我看见是方方的就是方方的,我的经历是方方的,我看圣经也是方方的。怎么看也是方方的。”而且他说圆的,是大错特错了。那个圆的说方的是错的,他们两个一块儿说那条线是肯定错的。如果有一天他们到三度空间来观察的时候就不一样了,原来“表”就是“表”,这有什么好吵的嘛!已往的认识因所处的空间不同,三种认识都是错的!

  今天许多弟兄姊妹在那吵啊吵啊,什么灾前被提,灾后被提,灾中被提,吵的没完没了,光书出的不知道有多少,我就讲:“你管它什么时候被提,至关重要的问题是,被提的时候你有没有被提?”你今天吵的这么厉害,当被提的时候你却在下面,就算吵赢了又能怎么样?现在错了没关系,只要被提有我就行了。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,都是模糊不清的,但直到那一天我们见到基督的时候,一切都清楚了。

  所以,今天在真道上,作为弟兄我实在的劝你说,不要吵了,不要争了,别人有别人的看法,让他去吧。不要因他的看法跟我们不同就不来往了、就不爱他了、就心里面有了疙瘩。
若有不同,没有关系的,只要生命相同我们就爱他,只要生命相同我们就接纳他,支节上不同有什么希奇的呢?我们就知道会不同的,而且不仅知道现在不同,将来也可能还是不同的,这没关系,有一天,等我们到天上总会相同的,我们见主面的时候还有什么可吵的?所以请别跟我讲什么系统论,讲人的什么自由意志,也不要跟我讲一次得救永远得救,还是一次得救还会沉沦,这些你都不要吵,什么都不要吵,等到那时回头一看,你错我错大家都错!为什么都错了呢?因为都不完全,今天在地上怎么看都不完全。

  但是我们要小心,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随心所欲,讲这个讲那个,想讲什么讲什么,管他什么是真理,乱讲都可以了,那是不行的!咱们要竭尽所能的追求认识我们的主,透过圣经。神没有在《圣经》以外有别的启示,要想更多的认识主,只有好好读《圣经》,仔仔细细研读《圣经》,神就会给你启示的,既然给了你启示和看见,那么你就要忠心于这个启示,因为将来审判的日子是根据你所看见的,不是根据你所没看见的!

  所以有些事情没看见、不明白、不知道,没关系的,你不要怕,没有看见的主不会无缘无故审判你。常有弟兄来问我:“刘弟兄啊,这段《圣经》怎么解,那个地方怎么解?”我常说我不懂,问的人不满意了:“你是什么传道人,问这这不懂问那那也不懂!”我说《圣经》上的真理搞不懂有什么关系呢?《圣经》是谁写的?是神吹的气,借着人手写的,所以神是真正的作者。神这位无限大的智慧,写出来的启示,我这个有限的小头脑哪会完全搞得懂啊!如果今天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《圣经》他都搞懂了,弟兄姊妹,我实实在在告诉你,我心里有一个大问号:“你这么棒、这么行、这么有本事、圣经你都弄懂了?我还真佩服你,尽管我不相信!”真的,《圣经》不懂没有关系的,不要担心,因为《圣经》有很多地方你还是读的懂的嘛,并不是都不懂嘛!你总有地方心领神会了,
然而,我所担心的不是我不懂的地方,我所担心的是我懂的地方。所谓已经搞懂了的是不是真的懂了?是不是真正清楚了?是不是已经顺服了?有没有付上代价去身体力行的照着做出来,这才是关键的大问题!不懂得地方拼命研究,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,研究了干嘛?研究了好出去跟别人讲,以表示你的本事、你的学问有多大!这还不够骄傲还要找东西出来骄傲?所以,我宁愿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我懂的地方。好好求主多加给恩典,让这些话语在我生命中成为实际,成为真实!  《圣经》所讲到的“合一”,一方面是说生命中的合一,让我们竭力保守。另一方面还讲到真道上的合一,让我们继续不断的追求。《圣经》里面还有一种合一,这个合一没有很明显的讲,我们可以从很多经文的记载上读出来,那就是同工之间在事奉中的“合一”,谁要跟谁一起同工,谁要跟谁一起做什么样的服侍,在圣经里面有很多例子。比如保罗有时跟巴拿巴,有时跟其他弟兄姊妹同工。跟什么人同工,这个使徒跟那个使徒同工一起事奉,在整个的事奉合一的这件事情上,圣经的教导是什么呢?就是在事奉过程中合作的深浅程度,也就是说,在一起事奉的紧密程度是根据亮光。生命中合一,在生命中彼此相爱,彼此交通是根据什么?是根据生命。在真道上怎么才能合一呢?是根据身量,身量长到哪里就合一到哪里。事奉的合一是根据什么呢?根据亮光。主给我们亮光,在行走前面的道路时,就会跟那些有相同看见的同工在一起,同心合意的事奉主。那些跟自己有不一样看见的弟兄姐妹呢?虽然不一样的但我们在事奉中却不是不可以合作,千万不要有一个错误的观念,只要有不同的看见就不可以合作了。

  所以有的人认为你要跟天主教合作点儿事是大逆不道,也会变为异端了。我们跟天主教很多地方不一样,但那“七个一”是一样的。天主教也有很多非常爱主属于主的弟兄姐妹,他们所写的东西为什么不能读?盖恩夫人的书我们都读的嘛!她是天主教的。但是假如盖恩夫人活到现在,请问你要不要跟她一起聚会?肯定不要跟她一起聚会的,为什么?因为道路不同,很多亮光不同。盖恩夫人尽管她在属灵灵修方面很好,但她对教会完全不认识。

  所以在事奉上怎么个配搭法,跟什么人在什么事情上一起事奉,要根据亮光。我跟灵恩派的弟兄姊妹在有些事奉上是有过配搭的。最简单的例子他们要印书,我知道这本书是关于解经的书,内容很好,我就赶紧跟他们讲这五百本我要了,我来付钱。这是不是合作?这是合作。但是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在那里蹦啊、跳啊、滚啊、那我不会干的,因为我觉得神的灵是叫我们安静的,不是叫我们乱蹦乱跳的。

  所以,在整个事奉的合一上,弟兄姊妹不能相互强求的。千万不能用人的方法说,既然合一了那么我们什么都要在一起,掰饼在一起,聚会在一起,服侍在一起,什么都在一起,没那个事。你看保罗他有没有一天到晚跟这个人在一起或者跟那个人在一起,没有的。连他最好的同工巴拿巴后来在意见不同时他们便分开了。虽然保罗心里面还是非常爱他的,保罗心里从没有说讨厌巴拿巴、拒绝巴拿巴,没有的。

  
生命中与事奉中的合一,就是要服从主的调动,因为主在什么时候叫我们与什么样的人配搭这是祂的主权,我们在主的引导中根据的是亮光。在亮光中就会明白什么是主的带领,在亮光中就会领悟到哪些人是应该在一起配搭、在一起学习、在一起荣耀主的名。这叫做事奉中的合一。要注意的是,事奉中的合一不是一成不变的,不是今天跟你同工那么到死也要跟你同工,不是的。今天在一起同工,这是主的恩典,明天主可能叫我们跟其他人同工,那就是另外的恩典了。所以,今天主给你一些弟兄姊妹共同事奉,你要珍惜,因为明天可能就会没有了,真的,所以你要特别宝贝!  而且弟兄姊妹你要知道一件事:主给我们的同工、主给我们的弟兄姐妹不是随便凑来的,而是主给拣选来的。因为主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同工,主知道我们这个小小的聚会里需要什么样的弟兄姊妹,是主一个一个精心选好搭配来的。那么选来干什么呢?用来磨炼你的。在这里我不是唱高调,唱属灵的高调谁都会,我实话实讲。服侍主的年日长了,我见的也多了,很奇怪,你最受不了什么样的人,主偏偏把这样的人给你摆上。我的性子急,可是主却给我慢性子的同工,问他一句话,五分钟都不哼气。哎呀!急的我,需要不断而耐心地连问数遍,才听见老兄慢吞吞地发话了,说:“要等主的话语。”你说急不急死人!我说:“圣经里面彼得也好,保罗也好,约翰也好,谁也没有你这么属灵,他们都没等五分钟,主还没说话他们就讲话了。”主就是用了我们这些不同的人,不一样的人摆在一起可热闹了。

  弟兄姐妹,哪个教会不热闹?不热闹才怪呢!有位弟兄是犹太人非常幽默,他可爱主了,主也大大用他,所以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弟兄。有一次,一起交通的时候,他说:“全世界教会我几乎走遍了,可是,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见一个完美的教会,没有一个教会没事、没问题的。”他说:“假如你们看到哪里有教会完美无缺没有任何问题的,大家真的是在一起相爱如己,好的不得了的,请你们告诉我,我马上想法加入那个教会。从我加入的第二天开始,保证那个教会不完美。”这位弟兄说的是真的,你们想教会是一群不完美的人聚在一起的,怎么会完美呢?但是,感谢赞美主,这样不完美的教会主不丢,要我早不知丢哪儿去了。

  我虽然服侍主多年却经常做逃兵。什么叫逃兵?就是跟主讲:“俺不干了,受不了了!”不干了是什么意思?就是说教会我不要了。但是很希奇,主却从来没有不要过一个教会。哥林多教会怎么样?跟你们这儿的教会比起来呢?好?哼!连继母都娶来了还好?嫉妒、纷争、骄傲、什么样的坏事没有呢?叫我想,保罗你还给他们写信哪,要是我到了那里,就去清理门户!全部开除!但是保罗怎么讲?保罗说:“难道我爱你们的心你们还不知道吗?”

  主爱教会,什么样的教会主都爱!有时候我们都觉得有些不象教会的教会,但是主都没有丢下不管。请问,《启示录》里的那七个教会有的“按名说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”,那么象这样的教会你是承认呢还是不承认?我们一定不会承认的了。有的教会,我们看一下这些教会的样子,好的不要看,看些个坏样的。《启示录》写到别迦摩的教会,“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旦座位之处”,弟兄姊妹,教会里面有撒旦魔鬼居住之处,这教会象样吗?象不象样?简直太不象话了!教会是主的身体,哪能有魔鬼的座位呢?教会服从巴兰的教训,什么是巴兰的教训?就是爱慕钱财啊!这样的教会象样吗?假如说你们教会今天有个把同工,象某些教会里的负责人,把信徒的奉献都装进自己腰包里去了,你们觉得那还象教会吗?可能早就气疯了,全跑了,没有人承认那是教会。但是,我们的主承不承认别迦摩教会呢?啊!主不但承认,主还爱他!因为那里面还有几个对主忠心的呢!

  推雅推喇的教会怎么样?那个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(最坏的大淫妇,曾把所有的那些淫乱的事带到以色列来的就是她)把诸般的淫乱、偶像、崇拜各样不好的东西带进教会,那么这个还叫教会吗?奇怪,主还爱它!弟兄姊妹请原谅我说一句话,有时我们竟然比主还圣洁!不知道你们听懂我这句话的意思没有?因为我们觉得那些不圣洁的、根本就不配爱的、不够资格的、我们的主还爱!求主赦免我,因有多少的时侯我不会爱,我爱不下去,当看到别人犯了错误,我只会定罪。但是我们的救主爱教会,甚至为教会舍己。但愿主藉着早上的这一点点信息,开启我们的眼睛,叫我们认识什么叫合一。我们一起祷告。

標籤: 每日亮光
評論: 0 | 引用: 0 | 閱讀: 2429